老祖先留下的历史文明——夯墙
文章出自: 李刚
2018-04-04
阳春三月的江南,早已是桃红柳绿,万物蓬勃,然而在川西北的阿坝草地上依然是冰天雪地,寒气袭人,好似,春天遥不可及,不过,只要你走出红尘滚滚的城区,走近淳朴生机的乡村,你就会被高原春天里的一种劳动场景——夯墙深深吸引而赞叹不绝。阿坝草地的春天一如是被夯墙歌唤醒似的,让你感受到高原阿坝草地春天已来临,希望正在萌动和生发。

建新家园

建新家园


       时光走到三月底四月初,正是安多阿坝草地夯墙的黄金季节,你只要走进阿曲河谷地带,沿阿曲河两岸分布的数十个乡镇、数百个藏寨即从上阿坝的安斗、甲尔多、各莫、四洼、德格到中阿坝的河支、龙藏、城关、麦昆、哇尔玛一直到下阿坝的洛尔达、安羌等地的雪线下、沟渠边、台地上处处都可以遇见夯墙的热闹场面,让你领略老祖先留下的历史文明——夯墙的生动风采。
 

建家园


       每当驱车走出城镇走进乡野,随车播放欢快的民乐,眼观苍茫的四野,心情是无比的愉悦和欢畅。朋友,你来阿坝找夯墙场景不需要询问他人,你只要来到乡村和藏寨,车行路上,你还没有见到夯墙的场景,就有夯墙歌声从远处悠扬传来,声声入耳,沿声寻去,随着距离拉近,声音越发洪亮,不一会儿,盛大的劳动场面就呈现在你的眼前,让你应接不暇。心绪激荡开来,满溢你的情怀。只见数百人齐聚一起,夯墙建屋,好一派热闹非凡的劳动大场面。劳动的人们分工又合作,次序井然。男的在夯墙的模具里用夯杵将黄土用力夯打密实,动作一致,充盈着无穷的韵律之美;女的在用背篼、铁锹背负和撺动夯墙的湿泥土。夯墙时,劳动的人群齐心协力,一边唱夯歌,一边夯墙,随着音乐旋律的起伏变化,夯墙的动作快慢而有节奏,且整齐划一,生动着一方时空。劳动的歌声里充满了泥土的芳香和纯美的气息,如天籁传来,让你的情感怦然激荡,思绪轻盈飞扬。
 

建家园


       夯墙建屋还有许多讲究,一般三层的房屋建设需要三年的时间,一年夯一层。只有等第一层的土墙日晒雨淋结实了,然后第二年再夯筑第二层,第三年夯筑第三层。但有时秋收后农闲时再夯墙,进度可以快一点,不过间隔期必须要够,否则已夯的墙就会倒塌。阿坝安多民居夯墙建筑,最先是选择房基,选择房基还有很多考究之处,一般选在河谷的台地上,采光采气要好,还要避开地质灾害,风水极好就可以动工建造。 接着就是开挖地基,然后就用石料砌筑墙基,墙基大约厚一米左右,墙基上就用木制的夯墙工具开始夯墙,把湿润带粘性的黄土,用人工倒入夯墙的模具中,用粗重的木棒击打筑牢,打墙时每个劳动者哼唱夯墙歌,场面十分壮观,上百人的劳动者,一边挥舞手臂,一边唱劳动歌谣,那热火朝天的场景震撼时空,许多过往的人,都会驻足观望。
 

河支建家园


       墙体底部宽,越往上就越窄,内墙陡直,外墙向内收,窗户较小,用木制成梯形,屋顶用粘土铺面,平整封闭,滴水不漏,整个建筑上小下大形成“宝塔式”稳健形体。这样的建筑其特点就是,房体坚固,冬暖夏凉,同时在古时候还具备防御和作战功能,民居内还设有通道与房顶相连,便于指挥和增援,在冷兵器时代阿坝民居成为集居住和防御于一体的典范,更是古时候民间军事工程的杰作。 夯墙建房完后,著名的阿坝安多民居就会呈现在世人的面前了。
 

俯瞰夯墙

高原夯墙忙


       阿坝县的藏寨民居具有鲜明的特点:首先,具有显著的地域性,地处青藏高原东南沿的川甘青交汇地;其次,具有悠久的历史性,民居的建造可以追溯到吐蕃时期甚至更久远;再次,具有丰富的文化性,安多民居是研究民族文化的宝库,最后,具有军事防御的科学性,是冷兵器时代防御的典范。 据考证,我国夯土造屋早在殷商时代就有了。
 

高原夯墙忙

攀登

建新家园

建新家园

建新家园

建新家园

建新家园

我要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请先 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