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绒蒿 川西高原上的“女神”
令人痴迷的高山“女神”
绿绒蒿到底是什么?它有何魅力让中外众多植物爱好者为之痴狂着迷,不远千里万里来到川西高山?
夹金山绿绒蒿花瓣呈现暗红色到暗紫黑色,与金黄色的花药形成强烈的视觉对比(孙小美 摄)
 
        罂粟科绿绒蒿属共49 种,1 种产于西欧,其余48 种均分布于东亚的中国— 喜马拉雅地区,可以说是世界屋脊特有的物种。
 
       美丽的容颜、只生长在高原秘境的特点,为它蒙上了神秘的面纱。而一些绿绒蒿物种特有的蓝色花朵,更让它得到“蓝罂粟”的美称,成为许多植物爱好者心中的“高原女神”。
 
寻觅川西北的绿绒蒿
 
       根据相关植物志的记载,四川分布着14 种绿绒蒿。
 
       在黄龙自然保护区附近海拔4000 米左右的高山上,碎石坡间、草甸间,有几朵鲜红的花朵犹如红色手帕在风中飘扬。
 
 红花绿绒蒿花朵色彩鲜红如血,泛着丝绸般的光泽(邹滔 摄)
 
       花朵色彩鲜红如血,泛着丝绸的光泽,四片花瓣长长地垂下——正是红花绿绒蒿。这样的赤红,在高原花朵中非常少见,也格外显眼。
 
       红花绿绒蒿分布于四川西北部、西藏东北部、青海东南部和甘肃西南部,生长于海拔2800 ~ 4300 米的山坡草地。六七月间,大家前往若尔盖、松潘地区的高山上,幸运的话就可以看到它红艳艳的身影。
 

       全缘叶绿绒蒿是花期最早的绿绒蒿,五月初便已绽放。
全缘叶绿绒蒿的花瓣会形成“迷你温室”,吸引着传粉昆虫(邹滔 摄)
 
       当年,英国“植物猎人”威尔逊爬上巴朗山时这样描述:“一直延伸到巴朗山口的、长满绿草的山脊上的植物种类具有明显的高山特征,花卉的数量大得惊人。精力旺盛地生长着的大多数草本植物正开着黄花。这种颜色占有绝对的优势。在海拔11500 英尺(约3505 米)以上,华丽的全缘叶绿绒蒿开着巨大的、球形的、内向弯曲的黄花,在山坡上盛开,绵延几英里。千万朵无与伦比的绿绒蒿,2 ~ 2.5 英尺(0.6 ~ 0.76 米)高,耸立在其他草本之上,呈现一片景观宏大的场面。我相信再也找不到一个如此夸张豪华的地方。”
 
全缘叶绿绒蒿是花期最早的绿绒蒿,有着鹅黄色的硕大花朵(邹滔 摄)
 
       在川西高山上,全缘叶绿绒蒿薄如蝉翼的花瓣往往包裹成圆球状。手指头伸进花瓣中,能明显感觉到它里面的温暖。
 

淡紫色的五脉绿绒蒿,纤细秀丽,带有一种古典美人的韵味(孙小美 摄)
 
       在黄龙、九寨沟乃至若尔盖地区, 海拔2000 多米的林下灌丛中,我们还可以看到一种纤细秀丽的淡紫色绿绒蒿——五脉绿绒蒿。与其他高海拔绿绒蒿张扬鲜艳的花朵不同,五脉绿绒蒿低垂的花朵特别秀气含蓄,带有一种古典美人的韵味。
 

令人惊艳的蓝色花朵
 
       绿绒蒿属中,最令人痴迷的,就是那绚丽的蓝色花朵了。
 
       在川西高原上,我们不难见到这一抹动人心魄的蓝色。与青海相邻的地区,我们可以看到令人又爱又怕的多刺绿绒蒿。
 
       在高山砾石荒坡之上,它就像仙人掌一样,浑身长满了粗刺,保护着自己,让牛羊统统避退。细看它的花朵,蓝到不可思议的花瓣,与高原澄澈的天空,与深邃的湖水,是一样的色彩。在最接近天空的高原上,才能看到如此湛蓝浓烈的花朵。
 
       蓝色花瓣与中间金黄色的花蕊,形成鲜明的反差,却特别出彩。只有大自然才能把这些对比色运用得如此得心应手。
 
 多刺绿绒蒿就像仙人掌一样,浑身长满了粗刺,保护着自己(孙小美 摄)
 
       如果说多刺绿绒蒿是个敢爱敢恨的小丫头,那总状绿绒蒿则是优雅高贵的佳人。
 
       高高的总状花序上缀满了花朵,天蓝色柔软轻薄的花瓣、白色花药,在高原的阳光雨露中轻轻摇曳。夏季的高原花海中,这蓝色的硕大花朵格外耀眼,让人过目难忘,也是众多“植物人”梦寐以求的“高原女神”。
 
       在这高海拔、寒冷的环境中,这小小的植株,如何能在这光秃秃干巴巴的荒坡上开出这么硕大的花朵?心中不禁感叹起高山植物的坚韧顽强。
 
总状绿绒蒿高高的总状花序上,缀满蓝色花朵,格外耀眼(邹滔 摄)
 
狭域分布的特殊群落
 
       到四川看绿绒蒿,首选巴朗山、夹金山一带。在六七月间的高山上,黄色、红色、蓝色的花成片成片地开放,形成壮观的绿绒蒿花海。
 
       而在巴朗山上的总状绿绒蒿形成了区域性的变化,花药呈现金黄色,花瓣由粉紫色到蓝紫色到钴蓝色变幻不定。绿绒蒿分类专家将这一特殊的群落细分出来,发布了新种“巴朗山绿绒蒿” 。
 
巴朗山绿绒蒿花药呈现金黄色,花瓣由粉紫色到蓝紫色到钴蓝色变幻不定(木棉 摄)
 
       而距离巴朗山不远处的夹金山垭口,这里的绿绒蒿花瓣呈暗红色到暗紫黑色,与金黄色的花药形成强烈的视觉对比。离开这一小块地区,就再也见不到这样的个体。这一特殊的群落,如今也被细分为“夹金山绿绒蒿”。
 
长叶绿绒蒿的纤细花葶从地面抽出,似乎是探出脑袋窥望高原的神秘小人(孙小美 摄)
 
       还有紫色的川西绿绒蒿、长叶绿绒蒿,也存在许多过渡形态。但这些特殊的群落,也成为川西特有的植物资源,吸引着众多植物学家和爱好者。
 
在四川西南部海拔3200 ~ 4500米的高山草地间,广泛分布着川西绿绒蒿(邹滔 摄)
 
       然而,植物的美丽往往会给它们带来灾难,有些游客见到绿绒蒿后会采摘花朵赏玩。它们的花朵也被人们视为药材进行采摘售卖。
 
       由于高原恶劣的生长环境,绿绒蒿属的植物生长缓慢,一朝成熟开花、完成结果撒种的使命后即会死去。而大批量地采摘它们的花朵,就会造成无法繁衍,群落也会逐渐减少。
 
       绽放有多美丽,生存就有多艰难。希望我们都能懂得静静地欣赏绿绒蒿而不是带走它们,让这“高原女神”能够永远绽放美丽!
 
文/ 孙小美
编辑/肖蓉
本文内容摘自《四川画报》2021年4月刊
我要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请先 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