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湾 江河的深情回望
文章出自: 摘自《四川画报》6月刊
河,陆地表面的线形自动流动的水体。通常来说,高山是它们的源头。它们从源头沿地势向下流,一直流入湖泊或海洋的终点。其里程短则几十公里,长则数千公里。河流不仅是地球上水循环的重要路径,还不断地改变着地表形态,形成不同的流水地貌,如宽广的河床、深切的峡谷、冲积平原及河口三角洲等。

位于若尔盖县的黄河第一湾全景(杨安文 摄)

 
       随着交通的发展,我们越来越容易地去到最偏僻的河谷;随着摄影器材的进步,我们也可以从更多的角度去凝视流淌的江河。河流的美有千百种,它们在大地上留下的这些河湾,是最美的风景之一。
        夏天的川西北草原,牦牛和羊儿成群撒欢,草原百花开成海洋。这时候,人们最喜欢去到草原。而草原上的河流这 时候水正丰沛,萦绕在一望无际的大地之上。
        九曲黄河第一湾,位于四川若尔盖县唐克镇。发源于巴颜喀拉山北麓的黄河,经过青海和甘肃的草原,突然在唐克镇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地方拐了一个弯,为四川这个主要是长江水系的省份,增添了黄河水系的身份。在四川境内潇洒地逛了一圈后,黄河又桀骜不驯地折向北边的甘肃省玛曲县而去。于是,这水丰草美之地便形成了一个“U”字形的河湾。
       对这些萦绕草原的河流,人们找不到合理解释的时候,总以神话传说给它赋以灵性和神秘。红原的月亮湾,在一片开阔的草地上,白河呈“S”形蜿蜒流过,如同天上的一弯新月,故而得名“月亮湾”。
 

金口河大峡谷的河湾风光(张兵 摄)

 
       草原上,河湾构成了河流的曲折反复之美,而在四川的高山峡谷之间,河流们奔涌向前,又为大山所阻挡,不得不左冲右突,呈现的则是激荡壮阔之美。在川滇藏三省区结合部的四川得荣县子庚乡境内,穿山越谷而来的金沙江,在即将冲出这川滇要塞之时,似乎想先舒缓一下长途奔波的疲劳,于是放慢脚步,围绕着金字塔般的日锥峰潇洒地画了一个“Ω”字形的大拐弯。这里的金沙江河谷,两壁危岩峭立,红色砂岩地层毕露,谷地气候燥热,林木稀芜,呈现出类似荒漠的特殊自然景观。当你从山顶俯瞰全景,更感觉到自然苍凉野性之美。
        大渡河是流经四川境内的重要河流。当它流经凉山彝族自治州甘洛县、乐山市金口河区、雅安市汉源县时,这里水面宽度不过一两百米,海拔不过六七百米,而两岸高山动辄高达三千米以上,遂形成了数十公里的深切大峡谷。这就是著名的金口河大峡谷。曾经,大多数时候我们只是在峡谷底部仰视,但当你站在某些特殊的高处,平视或者俯视这峡谷,又是另外
一种壮美。
 

嘉陵江滋润了川北和川东的众多城镇,图为广安市沿口镇(李晓宁 摄)

 

       嘉陵江,流经四川北部和东部的重要河流。其干流全长1345 公里,流域面积16 万平方公里,是长江支流中流域面积最大,长度仅次于汉江,流量仅次于岷江的大河。南充人自豪地说,嘉陵江把它最美的身段留在了南充。四川江河众多,地貌类型众多。
       流过四川大地的河流,处处留下了奇绝的风景。在高原它们舒缓漫步;在峡谷,它们奔流向前;在丘陵地区,它们滋润着一个个城市、乡镇、村落。这些河湾造就了美丽的风景,也造就了富庶的四川。
      让我们迈开脚步,放逐眼光,去与它们相遇吧!
我要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请先 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