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蜀文明耀天府
文章出自: 摘自《四川画报》2017年8月刊
古蜀文明,是指从远古时期到春秋早期,产生于四川地区、不同于中原文明却又与中原文明有着千丝万缕关系的古文明。古蜀文明与华夏文明、良渚文明并称为中国上古三大文明。古蜀文明为我们开启了另一扇了解中国文明的大门。
        蚕丛及鱼凫,开国何茫然!尔来四万八千岁,不与秦塞通人烟。”如果你看过宝墩遗址、三星堆遗址、金沙遗址以及战国船棺,那你一定会惊叹于它们创造的文明迥异于中原却同样灿烂无比,而它们都拥有着一个共同的名字——古蜀文明。
 
       古蜀文明,是指从远古时期到春秋早期,产生于四川地区、不同于中原文明却又与中原文明有着千丝万缕关系的古文明。古蜀文明与华夏文明、良渚文明并称为中国上古三大文明。古蜀文明为我们开启了另一扇了解中国文明的大门。
 
 
 三星堆博物馆中的通天神树。(周乐天 摄)
 
 从宝墩到金沙
古蜀文明再发现
 
        从三星堆遗址青关山台地的大型建筑基址被发现,到目前仍在继续发掘的宝墩古城,再到早在2001 年就已被视为三星堆之后古蜀国又一都邑的金沙遗址。一个个考古发现,从新石器时代到商周时期,拼接出了一幅完整的古蜀国版图。古蜀文明有着天马行空的青铜器、独一无二的金器以及数不胜数的象牙,传承着诡谲莫名的祭祀体系,并与其他文明有着频繁的交流与碰撞。宝墩古城遗址、三星堆遗址、金沙遗址——三个遗址,展示了古蜀国生长、消亡的历程,也开启了我们了解中国文明的另一扇大门,和而不同的文化,诠释了中国文明的多样与复合之美。
 
宝墩文化是成都平原迄今为止能追溯到的最早的考古学文化。(袁蓉荪  摄)
 
蚕丛纵目
宝墩文化
 
       宝墩文化是成都平原迄今为止能追溯到的最早的考古学文化,也是一支重要的新石器时代考古学文化。宝墩文化是文明孕育时期的考古文化,宝墩遗址既是这一时期成都平原时代最早的古城址的典型,也是四川即将跨进文明门槛的历史见证。
 
       1995 年以来,考古工作者在成都市境内先后发现发掘新津县宝墩遗址、郫县古城遗址、温江鱼凫村遗址、都江堰芒城遗址、崇州双河遗址、崇州紫竹遗址、大邑县盐店古城遗址、大邑县高山古城遗址等8 处年代约在新石器时代晚期至夏代的古城。目前这些城址已经作了不同程度的发掘,对其文化性质、年代等有了基本的认识,学术界将其文化命名为“宝墩文化”,是成都平原目前所见最早的考古学文化。宝墩文化分为四期7 段,绝对年代大约在距今4500~3700 年左右。宝墩文化的发现和命名对于建立四川地区新石器时代到青铜时代的
文化发展序列,探索长江上游地区文明起源等问题具有重要的学术价值。
 
 
在三星堆众多的青铜器中,威严的青铜人头像,给我们留下了许多古蜀人的古老谜团(周乐天 摄)
 
鱼凫成神
三星堆文化
 
       三星堆古遗址是迄今在西南地区发现的范围最大、延续时间最长、文化内涵最丰富的古城、古国、古蜀文化遗址,被称为20 世纪人类最伟大的考古发现之一,昭示了长江流域与黄河流域一样,同属中华文明的母体,因此也被誉为“长江文明之源”。
 
       在距今三千多年前,在今天四川省广汉市三星堆遗址一期文化( 宝墩文化) 的废墟之上,高高耸立起坚固而厚实的城墙,城墙外掘有深深的壕沟。南城墙内的两个祭祀坑内,埋藏着数以千计举世罕见的大型青铜制品、黄金制品、玉石制品、象牙和海贝。方圆达3.5 平方公里的
城圈以内,分布着密集的文化遗存,有宫殿区、宗教圣区、生活区和作坊区,考古学家在此发掘出大批精美的玉石礼器、陶制容器、陶塑工艺品和雕花漆木器。在一些陶器表面,还赫然醒目地刻画着一些文字符号。这一切,都确凿无疑地表明,在广汉三星堆遗址,城市、文字、青
铜器、大型礼仪中心等多个文明要素不仅都已同时地、集中地出现,而且还发展演进到相当高的程度,它显然标志着古蜀文明时代已经来临。与此相应的是,城乡分化、社会分层、权力集中,也发展到新的历史阶段,一个植根于社会而又凌驾于社会之上的古蜀王国已经形成。这一
切都再清楚不过地表明,一个灿烂的古代文明中心,已经诞生在古蜀深厚而广阔的大地之上。
 
 
 金沙遗址博物馆遗迹馆,为祭祀区原址保护地(金沙博物馆供图)
杜宇化鹃
金沙文化
       金沙遗址出土了大量的金面具,随同出土的象牙、玉器、金器、青铜器等珍贵文物多达6000 余件,这些文物无论形制还是图案,都能轻易找到三星堆的影子。一个西周时期远离中原的瑰丽王朝出现于西南一隅,再次证明了长江文明与黄河文明一样,是华夏文明的重要组成部分。
 
       正是这样一次惊世大发现,全世界的目光再一次聚焦于成都平原。考古学家发现,金沙遗址不仅是古蜀王国在继三星堆衰落之后兴建的又一处都邑,更为破解三星堆文明突然消亡之谜找到了有力的证据,它还将成都的建城史从距今2300 年提前到距今3000 年。考古学家在金沙遗址发现的重要遗迹和大量文物为古蜀国的研究提供了更为全面、丰富的考古资料,极大地拓展了古蜀文化的内涵与外延,并串联起古蜀文化从起源、发展到衰亡的序列。可以说金沙遗址再现了古代蜀国的辉煌,复活了一段失落的历史,揭示了一个沉睡了三千多年的古代文明。

 2016 年9 月,在成都市蒲江县盐井沟,偶然间发现了一处规模庞大的船棺群。(刘乾坤 摄)
 
 
 开明复活
晚期蜀文化
 
      在春秋战国时代,蜀地进入开明王朝统治时期。开明,又称鳖灵,传说为荆(今湖北)人,因治水有功,蜀王杜宇将王位禅让给他。开明王朝治蜀300 余年,这一时期,蜀地经济有了较大发展,国势日渐强大,是古蜀文明发展中的最后一个高峰——晚期蜀文化时期。精美的漆木器,巨大的船形棺,极具地域特点的巴蜀式铜兵器,还有至今不能识读的”巴蜀图语“都成为此时期文明发展的代表。
 
 
 
 
我要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请先 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