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尔盖寻狼记
文章出自: 《四川画报》2017年12月刊 文/李春林
标签: 若尔盖 冬日
你去看过冬天的若尔盖吗?你领略过冬日草原群鸟翔集、走兽奔跑、牧草盈野、冰凌涌动的壮观吗?山不过来,我便过去。不如,跟上我们“寻狼”的脚步……
寒风,零下十摄氏度,草原荒凉。一车队匆匆而行。
他们,在这里寻找一种动物——
狼。
这里,不是别处。
这里,平均海拔3500 米以上。
这里,被誉为“中国最美湿地”。
这里,被授予“中国黑颈鹤之乡”。
这里,便是若尔盖!
是的,若尔盖早已名动天下。
可是,你去看过冬天的若尔盖吗?你领略过冬日草
原群鸟翔集、走兽奔跑、牧草盈野、冰凌涌动的壮观吗?
山不过来,我便过去。
不如,跟上我们“寻狼”的脚步……
 

若尔盖县热尔乡、冻列乡等地,梅花鹿在田边悠闲觅食(沈尤 摄)

 
11 月30 日 若噶之美再发现

       若尔盖,藏语称“若噶”,意思是牦牛喜欢的地方。这是位于青藏高原东缘川甘结合部,在中国乃至全球都具有代表性的生态湿地。夏天的若尔盖,各色的鲜花开成盛大的彩色地毯,从你的眼前延展到天边。那么,冬天的若尔盖呢?

        是一片冰雪覆盖下的沉寂荒原?还是牧草盈野、动物奔走的美丽景象?这个冬天,一场由四川省野生动物保护协会、成都观鸟会、四川出版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指导,若尔盖青藏文旅文化发展有限公司主办的若尔盖大草原冬季生态之旅拉开序幕。这不是一场普通的旅程。参与者是生态专家、文化学者、文旅企业家、户外运动专家。他们将用更专业的眼光,去发现若尔盖之美。而这趟旅行的主题为“寻狼记”。狼,是川西北
草原上众多物种中的旗舰物种!狼的数量和质量,是草原生态系统是否良好的重要标尺。

       11 月30 日,清晨6 点,我们从成都出发。海拔500 米的成都不过是初冬的寒意,进入海拔2000 米的理县杂古脑河谷,山上已是白雪皑皑。一个月前五彩斑斓的彩林已经褪去盛装,接受着冰雪的洗礼。里尔克说,夏日曾经很盛大。其实,冬日的冰封千里,沉寂万物,这悄然中的气魄远比夏天来得强大。
 

高山兀鹫(沈尤 摄)

12 月1 日 穿行在动物世界

       凌晨四点半,若尔盖,零下十摄氏度,呵气成冰。今天的主要观测点是热尔坝、扎萨格和郭茂滩。
 
        狼一般喜欢在清晨出来活动,这也是我们早起的缘由。出县城不久,车队便陷入巨大的夜幕之中,在广阔的草原上,车灯只是熹微的光。打开车窗,我们用手电照向路边,希望能碰到狼、狐狸或者荒漠猫等野生动物。从花湖到热尔乡的入口进入,车队远离国道213 线。这条路更为偏僻,遇见野生动物的几率大增。

        “狐狸!”有人在前面喊起来。只见手电筒光下,一只藏狐正不紧不慢地跑远。实际上,近年来,得益于生态保护的进展,野生动物对人并不是太惧怕。只要保持一定的安全距离,它便懒得理你。
 

正越过山坡的藏狐(沈尤 摄)


       “前面有狼!”狼,在夜幕下很难看清,更不能拍摄。它的标志是两个绿色的大眼睛。而其身形、步伐、眼睛都与狐狸大大不同。出来就遇见狼,让车队的小伙伴们兴奋起来。

        乘着清晨的上升气流,秃鹫开始热身盘旋。而公路边蹲着的草原雕,可能还没有从寒冷中回过神来,一边打瞌睡一边张望着我们。猛禽多,也是食物链完整的证明。

        “11 点钟方向山坡上,有藏原羚!”领队在对讲机里喊道。只见山坡上,一只孤独的藏原羚正在吃草,不时地抬头张望,见有人看着它,便朝山脊走去。继续前行,四五只藏原羚在山坡上吃草。或许是距离较远,看到我们,并未惊慌,甚至还朝着我们慢慢走来。当我们架好相机时,又有一小群越过山脊走了过来。碧蓝天、黄草地,加上山脊上藏原羚灵动的身影,简直是美极了。

        铁布位于若尔盖东北边缘,山高谷深,气候相对温暖,森林植被茂盛,为野生动物栖息提供了理想的“乐园”。而这里正是梅花鹿的家园。
1964 年,四川省中药研究所发现此地存在梅花鹿的新亚种,将其定名为四川梅花鹿,并由此对这一非常珍贵的种群资源展开保护。除了梅花鹿,当地还有蓝马鸡、豹猫、林麝、斑羚等珍稀动物。
 

若尔盖草原是赤麻鸭的乐园,它们常成群在此生活觅食(罗勇 摄)


       离开铁布,下一个目的地是郭茂滩。这是属于与若尔盖接壤的甘肃玛曲县境内的一块湿地。成都观鸟会的会员曾经在这里拍摄到2 只有颈圈的大天鹅,其中一只是日本研究员在蒙古国境内做的环志,这一发现揭开了郭茂滩大天鹅的来源和迁徙路径。
 
 12 月2 日 狼出没,请注意!

       虽然已经看到了多种动物,但本次的核心目标——狼——却只是在凌晨的夜幕中惊鸿一瞥,一直未拍到。这让接下来的行程有了些压力。
根据以往的经验,若尔盖地区的嫩哇乡、黑河牧场是狼频频出现的区域。车过花湖,便是土石公路。路况不太好,但对于我们来说,不好的路况也意味着人车更少,更有机会看到狼。

        山穷水尽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刚过山坡,头车再次传来消息,“狼,两只,九点钟方向!这次千真万确是狼!”这一消息再次让大家兴奋起来。很快赶上去,望远镜和长焦齐上阵。
        这次,是狼!

作为若尔盖草原的顶级猎食者,狼对生态系统的平衡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罗勇 摄)


        灰褐色的毛发与冬天的田野极为和谐,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出来。相隔七八十米,我们看着草地上的狼;狼也看着公路上的我们。从它的眼神,我们没有看到敌意,却明显感觉到了野性。作为当地食物链的顶端动物,这样的野性才是它能在低温、氧含量低的环境以及人类和藏獒的防备中生存下来的原因吧!

        日落时分,远处的雪山巍峨高耸,而带着残雪的草原被阳光照射得十分温柔。即使是最没有文采的人,心中也不免涌起阵阵诗意。歌德《浮士德》里“停下来,你如此的美丽”的诗句,用在此处刚刚好。
 
我要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请先 登录